© 2019 The 11th Annual Alcoholics Anonymous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

*Anonymity is our spiritual foundation. Data collected is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AA HK Convention information dissemination.

團結 . 康復 . 服務

日期 /

2018年11月3-4日

大會地址 /

香港灣仔駱克道

150-158 號 祥友大廈1樓

關於大會 /

明年是香港AA的50週年紀念,因此今年香港AA第十屆國際大會具有里程碑意義,將提供一個由精彩的本地及國際分享嘉賓、工作坊、和分會組成的非凡週末。是時候讓您的康復計劃重新注入活力、並永記您做出康復決定的初心。

 

來港的訪客們,現在正是一年中探索香港這座亞洲國際都市的好季節,包括景色優美的離島登山和各種戶外活動,當然還有在市中心和特色集市購物、和盡享美食。
 

這是開放大會,歡迎每個人。

附近賓館:

附近其他賓館的詳細信息稍後發佈

票價 /

會員組合價

大會門票+晚宴+支持新會員傳遞信息的捐款:

港幣1,000元

大會門票

早鳥價:港幣300元

當天價:港幣400元

僅晚宴

2018年11月3日
18.30 - 22.30
地點:待定

港幣500元

捐款選擇

支持新會員傳遞信息的捐款(金額不限)

如果您需要通過微信購票,請直接聯繫艾麗:15815528449

分享嘉賓

Trix P, 南非

我的清醒生日是1991年7月31日,我住在南非 我清醒的城市有很多A.A.會議,但後來我搬到了 一個小村落,雖然我多次努力,但沒能建立持續的A.A.會議。後來我找到了網絡會議,證明這是我的上蒼為我鋪就的最好清醒之路。我幾乎全盲,無法閱讀紙書,所以我通過用電腦放大來閱讀。通過這樣的方式,我“處在A.A.中央” -- 我有一位助幫人,還得以和身處世界各地的多位被助幫人一同工作,我用放大很多倍的大書。

我在本地的A.A.大會上發過言,有幸在2010年韓國首爾的A.A.大會,和2015年美國亞特蘭大的A.A.世界大會上發言。

Mr. Xu, 中國

我姓徐,是名嗜酒者。喝酒的时候,我住过三回精神病院,还去过戒酒中心。酒后差点把人打死闹出人命。我在AA网络会戒酒七年多,一直服务AA网络会、也是现在中国AA每年年会最初发起人之一,也举办过大连AA全国会员的会议,是大连AA现场会的发起人。在我停酒七年多里,先后合作过20多名被助帮人。感谢AA,感谢今天的清醒。

Jun Y, 日本

我的清醒生日是2007年7月5日,清醒11年了。我現在有一位助幫人和多位被助幫人。我的常駐分會是日本東京的年輕人分會。我們每週五晚在下北澤開英文會,每次會議有分享嘉賓。

我是土耳其和日本混血,在東京出生長大。我成長在一個嗜酒者家庭,看著父親毀掉他的生活,很快自己也步了他的後塵。18歲開始,我經常喝酒,24歲時來到了A.A.,生活潦倒、醉酒駕駛、失戀......一切都很迅速。

我無法立刻停酒,但是找到助幫人以後我沒有選擇,只能跟隨他的指引 -- 我寧願說是指引而不是“建議”,哈哈哈哈 -- 做步驟。這是我康復旅程的開始。

我不僅完成了12個步驟,而且有幸參加了全世界範圍內幾次A.A.大會,親身體驗A.A.的力量。後來,我們開始了“A.A.年輕人亞洲大會(AZYPAA)”,主辦A.A.大會給了我全新體驗。

我可以衷心地說,這些是我清醒生活的亮點。

Chris K, 美國

Chris K. 是一位來自美國伊利諾伊州芝加哥市的會員。他相信,將Bill W.所說的“情感清醒”,與其他嗜酒者緊密工作,以及尋求和上蒼不斷進化的關係,這三者的結合,便是大書承諾的“幸福、快樂、自由”生活的關鍵所在。

联系我们。